博文资讯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19-06-22  浏览刺次数:


  十二生肖虎的故事:“我们工作室从来没有预算去宣发[用中国十二生肖的故事和角色,来制造十二个“机甲英雄”,这是中国艺术家孙世前的开创与冒险。他想以全新的创作方式,用真实的大型实体机甲与虚拟的IP方式推动,做成一套融合中国传统文化的科幻类IP作品集群。]

  一台体型庞大、重达数吨的机甲,可由真人坐在驾驶舱内操控、行走、变形。如果中国和美国的机甲来一场激烈的近身对战,该有多激烈?

  这不是电影《变形金刚》的剧情,而是中国机器人艺术领军者孙世前期待的线;十几年来,他一直在为完成一台兼顾艺术性、机动性与实战性的巨型机器人而独立研发制作。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他都住在北京六环外简陋空旷的工作室内,无论严寒酷暑,总是与工作室的成员一起奋战。“让世界看到中国的机器人艺术”,是孙世前工作室的梦想。

  2012年,日本水道桥重工的第一台Kuratas机甲问世,引发强烈关注。2017年,美国巨型机器人制造商MegaBots的EaglePrime与Kuratas相互约战,孙世前不想再做看客。最近,他拿到了MegaBots发来的对战邀请,只等双方准备就绪,这场中美机甲机器人相逢并决战的愿望就能实现。

  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孙世前说,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上,工作室自2007年成立以来,遭遇了很多困难与挫折,“幸运的是,在这个领域之内,我们做到了头部。也会有一些合作项目找过来,我们通过合作作品来解决技术上的难题。”

  一台机甲造价动辄百万,制造过程更是精力与心血的漫长消耗,目前工作室造价最贵的是“申猴·大圣”二代,未来的它将会更加机动,也更具实战性。

  5月28日,在竞技格斗机器人综艺《铁甲雄心》第二季发布会上,由KOB官方实验室联合孙世前工作室与默启工作室共同打造的仿人形双足巨型机甲登台亮相。这只巨型铁甲狮重达5吨,高4.2米,臂展5.6米,体型庞大,却十分灵活。铁甲狮拥有两套控制系统,可承载一名驾驶员,十二生肖虎的故事再次升级后可使用VR可视系统,以及外骨骼控制技术,完成对机甲的操控。

  孙世前说,因为这一次合作,在铁甲狮上尝试了双臂的高速度运动,提升出拳力量。这些技术上的革新,会让“申猴·大圣”二代更有战斗力。

  在刚过去的“六一”儿童节,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己驾驶着挖掘机的照片,“给自己的儿童节礼物,收了一台旧挖掘机。因为很多人说美日机甲对决像挖掘机打架,所以干脆收一台拆解下。”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是孙世前这十几年一直在挑战的,“做这件事你会发现,生存很艰难,而且需要克服很多门槛才能进入。你要有艺术的功底,工业机械的能力,这是一个跨界的新事物。我个人的能量有限,但一直在努力。”

  2015年9月,一台霸王龙造型的合金机甲机器人“辰龙·崛起”在中国科技周亮相,这是孙世前《生肖金刚》原创机甲系列的首款机甲。这款全球第一座可变形的大型全金属雕塑,拥有多项发明专利。

  “辰龙·崛起”光设计制作就用了一年多,而背后的故事,则是一位父亲与女儿的漫长约定。

  女儿淇淇3岁时,孙世前就为她做了一只可骑行的恐龙。2014年,《变形金刚4》登陆中国时,他的工作室还接受派拉蒙的邀请,制作了9米高的擎天柱和7米高的大黄蜂在全国巡回展出,他也带着淇淇去看了爸爸做的大黄蜂。

  但女儿忽然问,为什么能做外国的机器人英雄,却不做中国人的机器英雄?孙世前母校中央美术学院的老先生也问他,为何不做一件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作品?

  用中国十二生肖的故事和角色,来制造十二个“机甲英雄”,这是孙世前的开创与冒险。他想以全新的创作方式,用真实的大型实体机甲与虚拟的IP方式推动,做成一套融合中国传统文化的科幻类IP作品集群。这个念头最终实现,整整用了三年。

  从2015年第一台“辰龙·崛起”开始,孙世前的《生肖金刚》接踵登场。

  2016年,中国第一个能大型独立四足行走的机器人艺术作品“午马·麟行”在北京中华世纪坛MakerFaire上亮相。2017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全金属的“丑牛·开山”露面,重达2吨的牛形机甲,全身有430个零件,26个关节可动。仅在网易直播平台上,该作品就同步吸引28万人在线观看,创造了该平台的纪录。

  2017年5月在GMIC世界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亮相的“申猴·大圣”,是《生肖金刚》中生肖猴的代表机甲,高4.7米,重6吨,也是世界上第一台可驾驶的兽型机甲。

  当天,“申猴·大圣”与美国机甲MegaBots在鸟巢同台亮相并约战,这场汇聚了世界各国媒体的世纪会面中,孙世前表达了升级大圣号的愿望,并期待与美国机甲对战。

  在对“申猴·大圣”多达252万频次的世界各地的报道中,孙世前成了中国机甲机器人的代言人。

  “全世界都在期待大圣号的正式升级完成。”他说,目前工作室已完成《生肖金刚》的实体机甲六台,“我们的世界观设定已完成,故事主线已设定,小说部分已开始创作,动漫造型也已经完成大量设定。”

  去年,孙世前带着最新的“寅虎·登峰”登台央视《欢乐中国人》,虎形机甲站立起来高达4.7米,其余生肖机甲也同时在演播室亮相,他与女儿之间的故事,以及震撼人心的五台兽形机甲,让这档节目成为当天的收视冠军。

  今年大年三十夜,数十亿海内外观众通过央视春晚看到了一辆红旗H5汽车“变身”为巨型机甲战士。

  在长春分会场的《时代号子》节目中,高5.2米,3吨重的大型机器人矗立在舞台旁,蓝宝石的荧光色带出十足科技感。正当观众以为这是艺术装置时,机器人忽然缓缓变形为一辆汽车,驾离现场。

  这台名为“亥猪·红旗”号的机甲机器人,是《生肖金刚》原创机甲系列的第六台。

  孙世前说,当一汽红旗找到他,距离央视春晚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这个作品,国内没人做得出来。即便是我们,也只能不断加班熬夜,竭尽全力,结集了十几年的经验才能完成。”从设计到完成这台变形机甲装置,实现遥控前后行驶、转向,并承受3吨的荷载自动变形,工作室只用了27天,所有人几乎不眠不休。

  上月,这台变形技术极为复杂的机甲入驻北京汽车博物馆,很快,孙世前收到朋友发来的消息,有观众把现场视频发到快手上,获得上千万播放和点赞,“亥猪·红旗”号又火了。

  “我们工作室从来没有预算去宣发,需要的只是用尽全力做好每一个作品。”得知消息,艺术家欣慰又平静地说,“我是投入我所有的收入,去做我喜欢的事情。”

  这些年,仅是用于创作十二生肖机甲,孙世前就耗费了近千万。

  几年前,曾有投资人找到他,愿意以数千万进行投资,但被他谢绝了。“我还没准备好。资本一旦介入,可能三五年就能把你推到一个高度,但更大的可能会把工作室推向毁灭。一个纯烧钱的工作室,会导致只能靠资本才能活下去。”他害怕不合适的商业模式绑架了艺术,在能靠商业作品盈利和运营的前提下,孙世前宁愿保持独立、纯粹的创作状态。外媒采访他时曾提议,有海外藏家想要收藏他的作品,同样被他以“作品不够完美”婉言谢绝。

  设计研究院辞职的时候,孙世前已经为未来做好了准备。2008年他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考完工程师证,又在中建院做工程师,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那时候就是可以混吃等死一辈子了。”过了三年这样的生活,他对人生价值极度怀疑,最终辞职创立工作室,从最小的机器人开始制作,一点点把想象变为现实。从2014年与派拉蒙、孩之宝合作大黄蜂开始,孙世前逐渐被国内外关注并认可,商业邀约越来越多。受斯坦李工作室邀请,他担任首届斯坦李动漫宇宙中国展特邀嘉宾,并创作主场机器人IronMonger。2014年为日本SEGA集团制作全球最大的Sonic像,从体量到施工难度都是业界顶级的项目。

  9米长的雄火龙雕塑、可变式G1造型擎天柱装置、加入变音识别系统、无线同步机械仿生手的机械艺术装置、采用人体外骨骼同步技术的可驾驶机甲……这些与不同机构合作的作品,一步步磨炼并支撑着变形机甲机器人的研发制作之路。

  用不间断的商业合作获得收益,再投入到创作《生肖金刚》,是他唯一能保持下去的策略,“商业作品能带来收益,再用收益来做自己的作品,左手养右手。”

  孙世前工作室下设有专攻不同领域的三个工作室,北京工作室专注于传统静态雕塑,大连工作室是金属机甲研发中心,四川工作室则是电影物理特效研发中心。在他的工作室里,无论是机械加工还是设计与编程,都有很强的技术支持和制作能力。这个小而精的工作室,有离子切割机、车床这样的大件,也有3D打印机等创新产品。国内重工企业的工程师、专家,都是支持他做新作品的底气,让他可以将不同技术进行尝试与验证。

  媒体把孙世前称为“中国机器人艺术推动者”,但他坦言,每做一台机甲,资金压力都很大。近期,MegaBots同样在网络上感叹,因为资金压力太大,这个小团队也面临很大困境。“这些年撑得很辛苦,但人这一生,总要做点有意义的事。”孙世前说。

  尽管《生肖金刚》系列作品在国内拥有数亿关注度,但孙世前的理想始终未变,“我想让世界看到承载着中国文化的机器人艺术,我们仍在不断攻克技术难点。”